这个国家输出恐怖分子这么多,为何反恐效果如此好?

摘要: 为什么?

11-16 20:49 首页 中东研究通讯

近期欧洲又不太平静了。


近一周来,欧洲多国发生了不同程度的恐怖主义袭击,其中西班牙最为严重,14人死亡。这次发生的恐袭事件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西班牙和芬兰的袭击者均是摩洛哥人。


北非地区历来是恐怖分子的重要来源地,以摩洛哥为主的马格里布地区最多。然而,有趣的是, 作为输出“圣战”分子最多的国家之一,摩洛哥的反恐效果确实是很好的。


如2016年7月27日,摩洛哥政府就对外宣布成功挫败了一起涉嫌正在策划恐怖袭击的案件,据了解,该案件涉及52人之多,并且有意在摩洛哥境内建立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的分支机构。该重大案件的破获,受到了中东国家和欧洲国家的高度关注。


有学者指出,摩政府的这一公告无疑是再次显示出,摩洛哥在过去10余年间采取了诸多行之有效的反恐政策,挫败了诸多处于萌芽期的安全威胁。


与摩洛哥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欧洲伙伴(法国和德国为代表)近来年在打击由小型组织或者「独狼式」恐怖袭击方面,可谓是屡屡受挫。那么,作为中东地区的中等国家,摩洛哥到底采取了什么样的策略来「狙击」恐怖主义的威胁?



摩洛哥反恐特警在首都拉巴特附近的中央司法调查局总部前站岗,图片来源:VOA


可观的效果


长期以来,摩洛哥都是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下文以IS代替)在中东地区重要的招募对象之一,同时也是恐怖主义分子的「温床」。据2015年摩官方数据显示,有超过1500名摩洛哥人加入了IS的「圣战」队伍。然而,在过去的10年间,摩洛哥境内的「有效」恐怖袭却少之又少,仅有三次,分别为2007年3月和4月卡萨布兰卡爆炸袭击以及2011年马拉喀什爆炸袭击。


在这一背景下,摩洛哥成功幸免于2010阿拉伯剧变后中东地区,特别是北非地区跨界的恐怖主义活动扩散以及政权的更迭。此外,根据英国智库和平与经济研究所(Institute for Economics and Peace)发布的2015年全球恐怖主义指数显示,摩洛哥在所有160国家中排名92名(名次越高越安全),在10分制的评分制度下为1.44分,远远低于第一名伊拉克的10分。





由于摩洛哥卓有成效的反恐效果,摩安全部门近年来频频受到国际社会好评,其中,尤其受到欧洲国家情报机构的关注,争相与其建立某种合作,特别是在摩洛哥境内的恐怖主义威胁源方面。如在2015年11月法国巴塔克兰剧院恐袭中,摩洛哥情报机构将其截获的袭击者信息第一时间告知法国合作方。


策略


摩洛哥之所以取得如此有效的反恐效果,与其长期以来的安全、政治和教育等方面多管齐下的策略有莫大的关系。通过这一宏观策略,摩洛哥基本上维持了国家的政治和社会秩序的稳定,将潜在安全威胁的扩散控制到了最低。


然而,这一效果不能掩盖的事实是,摩洛哥经济自1970年代以来一直处于萎靡的状态,这也是摩境内恐怖主义产生的根源所在。虽然2015年摩洛哥经济增长率一度达到了5%,但这远远不能解决摩国高失业率以及外围城市(卡萨布兰卡侧翼)的边缘化问题,这些边缘化地带正是滋生恐怖主义所在地。


在经济发展不利的情况下,为防止社会不满情绪的上涨,摩洛哥政府意识到必须寻求一种长期有效的多元化策略。经过笔者观察认为,摩洛哥的具体做法是,采用「笼络」的策略,吸纳社会中各种反对势力,如政党反对派、伊斯兰复兴运动、公民组织等。


进而,通过政治多元化的理念,将反对派势力纳入到以国王为领导核心的政治游戏当中。这一策略,一方面能够消除反对势力继续从事恐怖主义活动,另外一方面能够建立「统一战线」,也就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反恐)。



摩洛哥国王穆罕默德六世2003年5月在经济首都卡萨布兰卡巡视一个恐怖爆炸案现场,图片来源:人民网


事实上,这一策略在前任国王哈桑二世时期就已经多次被使用,甚至是贯穿其30多年的执政生涯。上世纪90年代,伊斯兰复兴运动在北非开始进入到发展期,尤其是在马格里布国家阿尔及利亚尤为活跃。1991年,阿尔及利亚政府与伊斯兰主义武装组织发生冲突,进而导致阿尔及利亚爆发了持续长达10年的内战,死伤人数达10万之多。


由于1990年代,摩洛哥正处于经济危机,再加上摩洛哥支持美国发动的海湾战争,国内爆发了多次民众骚乱。在这一背景下,1994年马拉喀什又发生了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面对内外复杂状况,处于晚年的哈桑二世仍显得尤为老练,举行全国选举,任命多次组织民众示威游行的左翼势力领袖阿卜杜勒-拉赫曼·优素菲为政府首相,允许伊斯兰主义组织参与政治活动,进而使之温和化。


这里需要科普下,摩洛哥的政治制度。1956年独立后,摩洛哥实行君主立宪制,但由于摩洛哥的历史和现实情况,国王仍然掌握实权,是国家事实上的掌权者。但与其他阿拉伯君主制国家不同的是,摩洛哥拥有完整的现代宪政系统,如宪法、议会、选举以及政党多元化等。


1999年哈桑二世去世,默罕默德六世顺利登基。登基后,2001年美国就发生了「9·11」事件,随后2003年卡萨布兰卡也发生了恐怖主义袭击,这时默罕默德六世采取了与其前任相似的策略,如为了拉拢反对派,他组建了「正义与和解委员会」,重新处理1956至1999年期间的政治犯。


特点


2003年卡萨布兰恐怖袭击后,摩洛哥当局形成了一套具有「摩洛哥特色」的应对政权威胁的办法,包括反恐、地区冲突、团队犯罪、武器走私以及贩毒等。


具体的特点如下:


第一、安全机制的协商合作。在摩洛哥,安全政策的提出、发布和执行需要经过若干相关部门合作完成。虽然各个部门之间存在利益冲突,但如今在摩洛哥这些安全部门已经能够很好的协作完成安全任务。在摩洛哥,安全政策一般是由国王领导的「最高安全委员会」(2011年宪法第54规定的)直接下达或者通过紧急状态下启动「先发制人反恐策略」。


新的安全机制主要包括「皇室卫队」(Royal Gendarmerie)、警察和陆军预备队。另外,还有摩洛哥情报总局(DGST)领导下的中央司法调查局(Central Bureau of Judicial Investigations,BCIJ)协助上述机构进行恐怖主义分子的追踪及其与犯罪机构的联系网。


此外,这些摩洛哥安全机构还建立了一套监测社会活动的办法,如通过建立清真寺和布满国家安全人员的形式建立「预警信号网络」,以此来对抗恐怖袭击的实施。不仅如此,为了防止恐怖分子利用国家安全机构之间可能的合作漏洞,摩当局甚至在一段时间内整合了刑事安全部门和国家安全部门。如2015年5月,默罕默德六世私人反恐事务助理以及摩洛哥情报总局局长Abdellatif Hammouchi被任命为国家安全局局长(DGSN),这在摩洛哥历史上首次由一位大臣同时担任多个安全部门重要职位。


第二、主动应对政局变化。2011年「阿拉伯之春」运动也波及至摩洛哥,摩国内遂爆发了较大规模的民众示威活动,政治危机一触即发。与埃及、突尼斯等阿拉伯国家采取武力镇压不同,摩洛哥国王默罕默德六世第一时间发表电视讲话宣布了一揽子改革计划,并承诺进行宪法改革和议会选举。


2011年12月,选举结果显示,伊斯兰性质的正义与发展党(PJD)赢得选举,其领袖阿卜杜拉-拉赫?本?基兰出任联合政府首相。此外,摩当局还通过释放多名萨拉菲主义者来减少与伊斯兰复兴运动组织的摩擦。随后,摩境内最大的伊斯兰组织「正义与慈善会」也退出与当局的敌对态势。



摩洛哥的街头示威游行,图片来源:haoran66


通过上述策略,摩洛哥王室政权一方面满足了反对势力的政治需求,另一方面也将反对势力纳入到了统一的政治圈。其中,尤其是伊斯兰主义力量,得到了有效的控制。当然随着伊斯兰性质的正发党势力变得较大时,国王会通过其他政党,如真实性与现代党和独立党来平衡其力量的扩展。


第三、通过建立宗教机构改革伊斯兰话语权。作为集政治合法性和宗教合法性为一身的摩洛哥国王,一般通过由温和宗教学者构成的穆罕默德乌莱玛联合会来草拟相关宗教政策,以此应对伊斯兰极端主义思潮的扩散。如摩洛哥宗教资产与伊斯兰事务部曾经宣布女牧师可以进行宣教工作,这也是担心女性可能会加入恐怖主义组织。


2015年底,摩当局成立了默罕默德六世伊玛目训练机构(Mohammed VI Institute for the Training of Imams),被称为「王国首席宗教学院」,旨在培养出「正统」的伊斯兰人才,摒弃极端主义思想,从而应对日益猖狂的极端主义思潮。然而,虽然该机构的成立收到欧美国家的广泛欢迎,但是北非以及西北国家却认为这是一种意识形态的输出。


第四、寻求地区反恐合作。在地区层面,摩洛哥多元化反恐策略的增加离不开长期以来的外交政策。例如,摩洛哥一直以来都致力于促进北非地区温和伊斯兰的发展,以防与武装伊斯兰产生混淆。2015年,通过北非国家利比亚的内战,摩洛哥主动组织利比亚国内各政治派别,包括伊斯兰组织参与政治对话。


总结


通过上述分析可以看出,多管齐下的多元化策略确实能够为摩洛哥创造出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以及在一定程度上能够防止恐怖主义的扩散。然而,策略毕竟只是策略,它是一种权宜之计。要想真正创造一个安全的国度,想必摩洛哥还需要解决一直以来的经济问题,尤其是位于里夫和阿特拉斯山区等边缘地带的民生问题。


参考文献:

1、Multi-pronged Preemption: Moroccos Policies for Curbing the Phenomenon of Terrorism,Future for Advanced Research and Studies,No. 55, Aug 2016.

2、Ilan Berman, Moroccos Islamic Exports: The Counterterrorism Strategy Behind the Mohammed VI Institute for the Training of Imams, Foregin Affairs, 12 May 2016.


今日主笔 \ 张玉友


首页 - 中东研究通讯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