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之痒中最不堪的痒

摘要: 不知足的男人啊,有这么好的老婆,你为什么还要三心二意呢

09-01 22:24 首页 罗尔


陈恭要去哈尔滨参加一个展销会。一个星期前,妻子方圆就为他订好了机票,订的是早上六点二十的航班。陈恭心中不悦,为什么不订十点钟的航班,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从容吃完早餐,从容打好领带,从容赶去机场,正好上飞机。方圆说,深圳到哈尔滨,要飞五个多小时,如果坐十点多的航班,必须在飞机上吃午餐,飞机上的东西,难吃还没营养,老公你怎么能吃呢?六点二十的航班,飞到哈尔滨,正是午饭时分,哈尔滨美食,你想吃啥就吃啥啊。陈恭还是不悦,他不怎么讲究吃,飞机上的航空餐并不像方圆说的那么不堪,他知道方圆的真正目的是省钱,因为,六点二十的航班折扣低,比十点钟的航班,要便宜五百块钱。但他没有挑明,许多事儿,他现在越来越懒得说了。


出发的那天早上,五点钟,方圆唤醒了陈恭。在陈恭穿衣服刷牙洗脸之时,方圆已冲好了一杯热牛奶,不凉不热,煎好了一个火腿蛋,不老不嫩。陈恭说,费那事干啥,早班飞机有早餐供应的。方圆说,飞机上的食品,都是先冷藏再加热,我总觉得不新鲜不地道,不是万不得已,咱能不吃就不吃。陈恭懒得多说,一口喝完牛奶,三口两口吃完火腿煎蛋,也没吃出啥味道,一抹嘴巴就走。


在陈恭吃早餐的时候,方圆换好了出门的衣服,没时间认真洗脸了,只掬一把清水在脸上抹了抹。


陈恭说,要么你别送了吧,我叫个嘀嘀,很快,也方便。方圆说,那不行,老公出行,迎来送往,是为妻职责所在。


方圆开车,一边絮絮叨叨地交代出门注意事项,都是废话,陈恭嗯嗯地漫应着。


时间掐得正好,赶到机场是五点四十,陈恭有足够的时间办理登机手续。


陈恭探身从后座上拎过包,说一声“慢点开车,回家睡个回笼觉”,打开门下车了。


交警挥手示意方圆赶紧走,但方圆没有立刻就走。陈恭刚才忘了吻别,她要看看陈恭进入出发厅大门时会不会回头向她挥一挥手。


陈恭没有回头挥手,他不知道方圆在目送他。


方圆一声叹息,想给陈恭打个电话,交警敲车窗玻璃了,她只好赶紧走。



在飞机上翻看了一本杂志,又睡了一觉,哈尔滨到了。


飞机刚落地,空姐还在交代,请大家先别开手机,陈恭还是打开了手机。


一开机,陈恭懵圈了,手机设有开机密码!


手机是两个月前方圆给陈恭买的新手机,换卡倒资料什么的,都是方圆一手操作的,开机密码也是她设置的。陈恭是个生意人,只怕错过重要信息,手机24小时不关机,这两个月来,他没坐过飞机,没到过任何必须关机的场合,一直没关过手机,他自然也就没用到开机密码。早上在深圳起飞时,他按航空规定关了机,没想到,再也打不开了。


陈恭想撞一撞运气,试了试自己的生日,又试了试方圆的生日,都不对,他不敢再试了,五次不对,手机就会被锁死,就会很麻烦。


下了飞机,陈恭东看看西看看,看到一位面善的中年大姐刚打完电话,就拿着打不开的手机上前说明情况,要借大姐的手机给深圳的妻子打个电话。大姐果然好说话,二话不说就把手机给了他。


陈恭接过手机,要拨号码时,再次懵圈。他记不得家里的电话号码,也记不得方圆的电话号码,这两个号码虽然常常打,但他平时用的是手机里的快捷键,一键就通,如今要一个一个数字按,他竟然不知所措了。哈尔滨这边有个朋友在机场出口处等他,但对方的电话号码,他存在手机里,也记不得了。


凭着模糊的印象,陈恭拨了拨家里的电话和方圆的电话,手机里都提示,你拨打的电话号码不正确,好容易拨通了一个,接电话的又是一个凶巴巴的男人,明显拨错了。


陈恭满头大汗。


借电话的大姐一脸狐疑,劈手夺过自己的手机,说:“你搞什么搞,一看就不是好人,哪个男人会记不住老婆的电话,家里的电话?”


陈恭很是羞愧,支吾着要解释,大姐已扔下鄙夷的一声“哼”,扬长而去。



陈恭捏着打不开的手机,在机场出口处转来转去。他知道人群里有来接他的人,可他没见过对方,也不知道对方的手机号码,也只能这样没有意义地团团转。


就在这时,机场广播里叫起了陈恭的名字:“深圳来的陈恭先生请注意,深圳来的陈恭先生请注意,方圆女士来电话说,您的手机开机密码是你们的结婚纪念日。”


播音员是个很感性的姑娘,她说方圆女士让她很感动,连播了三遍。


机场里来来往往的乘客都听见了,都明白了是什么意思,热烈鼓掌。


方圆估摸着飞机快到哈尔滨的时候,就不断地给陈恭发微信留言,没有反应,打电话,关机,再打,还是关机。方园突然明白了,自己设置的开机密码,忘了告诉陈恭。她赶紧不打电话了,只怕陈恭打电话回来时占线。等来等去,却等不到陈恭的电话。方圆坐立不安,查到哈尔滨太平国际机际的电话号码,打电话询问,说是陈恭乘坐的航班已落地快半个小时了。方圆一愣,恍然大悟,老公那个马大哈,一定忘记了家里和老婆的电话号码,遂赶紧要求把电话转到广播室,向陈恭广播开机密码。


他们结婚的日子很特殊,2010年10月10日,是个星期天,陈恭当年与民政局的朋友疏通,在休息日为他们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101010,陈恭永远记得这6个数字,手机里的鸟欢叫一声,打开了。


陈恭打开微信,未读微信蜂拥而来。方圆的留言有十多条,最新一条是:“笨老公,你总不至于连我们的结婚纪念日都不记得了吧。”


一声鸟鸣,“路边的玫瑰”来微信了:“不知足的男人啊,有这么好的老婆,你为什么还要三心二意呢,赶紧回去吧,对她好一点。再见。”


陈恭来哈尔滨,不是来参加展销会,是来会网友路边的玫瑰,说好了要到太阳岛欢乐三天三宿的。接机的路边的玫瑰当然也听到了广播,知道陈恭原来是有老婆的人,而且,还是那么好的一个老婆。路边的玫瑰当然不想再见陈恭了,给他留下那么一句话,黯然而去。


陈恭没出机场,当即改签机票,飞回深圳。



陈恭回到深圳,已是半夜,他掏钥匙开门时想,这么好的老婆,就算她此时睡在其他男人的怀里,我也要把她抢回来。


好老婆当然不需要抢,昨夜,方圆只怕老公误机,一夜没睡踏实,今夜,她连自己一直在追的电视剧都没追,早早就抱着毛绒大狗睡了。睡梦中,她还在想,以后,再也不让老公坐那么早的航班了,全然不知道应该在哈尔滨参加展销会的老公此时已站在床边,更不知道自己已不知不觉熬过了七年之痒中最不堪的痒。


怎么唤醒睡得流口水的方圆,都会把她吓一跳,陈恭不忍心吓着老婆,悄悄退出门外,拨通家里的电话,说:“老婆开门,我回来了。”


(插图/白鹤子。有意收藏原作者,请于后台留言。)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号,可及时收到更新作品。


首页 - 罗尔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