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南门,你一哭,全世界都下雨了

摘要: 今夜的天空下

09-06 10:56 首页 龙商行

又一场雨落下,有点惬意。因为夏末的燥热,盼雨,已经好久,所以什么时候下,都觉得及时。

朋友圈里有人说,今年夏天是最长的。一想,好像是。印象中,入夏后,一个月前下了暴雨,然后就是今天了。而今天,时节上,已入秋。

今天的雨,下的有点突如其来,大的也有点出乎意料。

此时,我正从大南门路过。

雨雾下的古城区块,迷朦朦胧胧,像离别长久的情人,面对突然的归来,那张俏丽而满是泪流的脸庞,模糊而真切。


我宁愿相信,是这场大雨,让灵山江中浆声灯影暂歇,繁华入梦;我分明看见,西湖柳畔胭脂未了。

走过再多的都市,我的心都在这一尺挑水巷搁着,都被余家巷扯着。但此刻的青石板上,没有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就如我的月亮正在落花流水。

大南门,大大小小,宽宽窄窄的胡同,纵横交错,脉络相连。无论四面围城的马路如何喧闹忙碌,隐入其中,安静随处可见,悠闲信手拈来。

巷子这一头的文墨古坊,那一头的珠宝儒商,百杂俱全,老汤溢香。从孩提到花甲,都是老街坊;大樟树,新柳杨,姗姗徜徉,丝丝感伤。

我在寻觅什么呢?

在寻找它曾有过的集市喧嚷,在寻找老砖厚墙长扇门月亮窗的古色古香;在寻找伊人深巷打着花纸伞款款而去的纤细背影,在寻找它小街旮旯老票友自拉自唱婺剧的婉转悠长;在寻找“面糊”“油煎粿”的叫卖韵味,在寻找它“剪纸手艺”的百姿百态和“变戏法”的袖里乾坤长。

想透过木制的屋和窗,看刚刚归家的小妹,屋里却悄无动静。是百年的老树吃掉了时间。

可是,迎面吹来的仍旧是儒风,拂面周身的依旧是商雨;可是,一千年前的龙游人的儒道仙风如何铸就?


原本此刻,那里所有的灯光是温暖的——像金子一样在深夜里发着光,龙游天下的游子,从望见这束光开始,鼻子发酸。

是激动、是颤栗,是安心、是在母亲怀里娇嗔。

就如此时的我,我只想和大南门话话家常。我知道她对我已经失忆,但这又怎样?我就这样与她喋喋不休,她笑盈盈的与我对视,直看到我泪花闪闪。我曾抚摸过她的肌肤 却不敢靠近她的胸口,我知道需要等等,等待一个良辰续情。

大南门——龙游的魂魄,上演过中国商帮的兴旺,见证过民族百姓的苦难,历经了岁月风华的沉积,终究要跟着时代而变迁。

今夜的天空下,因为长久的思念,就像归家的游子,见到什么都想落泪,想哭。

而大南门,你一哭,世界在下雨。



首页 - 龙商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