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X饥渴的时候,会有什么表现?

11-16 11:13 首页 i型男


眼看就要到晚上十一点了,妻子还没有回来。

 

何欢心头非常着急,妻子说今天是公司聚餐的日子,可是五点钟下班,聚餐两小时,也就七点多钟可以回来了吧?

 

电话又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何欢怎么可能不着急呢?

 

他妻子在一间制药公司上班,做业务公关,还是副经理的职位,平时穿着制服身材显得紧致而性感,性格也是很多男人喜欢的那种奔放、风情一类。

 

平时何欢与她走在街上,无数的男人盯着他妻子的雪臀看,恨不得撕开她紧致的套裙,将他丑陋的东西塞进去,听一听这个风情万种的女人发出那嘤嘤的声音,又或者撕开这个他妻子的衣服,露出傲人的身材,看看她与别的女人有什么不同。

 

妻子是何欢在陌陌上认识的,本以为网上认识的女人不可靠,但是相处下来感觉还不错,认识了一个月就领证结婚了,九个月生下了女儿暖暖,现在结婚五年了。

 

一直以来,妻子的表现都让何欢很满意,家务全包,还没有女人的小脾气,而且工作的收入也不错,这样的一个妻子,真的没有任何缺点可挑了。

 

就在何欢焦虑万分的时候,厅门咔的一声打开了。

 

何欢惊了一下,连忙望向了门口。

 

进来的果然是他妻子,她妻子穿着的依然是出去聚会时的那套橙色连衣包臀裙,虽然不露,却很显身材,收腰紧臀,白皙而均匀的美腿伸出来简直叫人心动,她一手撑在墙上,提起脚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脱了下来。

 

「老公,你怎么还没睡?」

 

苏韵温柔的问向何欢,何欢走了过去。

 

「怎么现在才回来?」

 

「对不起啊老公,聚完餐之后,我和同事们去KTV了,后来打算回来的了,可是同事葛雨梅遇到一些难过的事,我就陪她回家安慰了她一阵子,所以才回来晚了,老公,让你担心了。」

 

苏韵嘟起嘴来,直接抱紧何欢,亲了一下他的嘴唇。

 

何欢心就软了下来,她也亲了一下她的脖子,可是刚亲完,就发现妻子身上酒气轻淡,反而充满了沐浴露的芳香,他可不认为妻子聚餐不喝酒,而且这沐浴露的芳香绝不是家里的。

 

「老婆,你在外面洗澡了?」

 

「是啊,和女同事一起洗的,毕竟身上酒气太大了,我又怕她在浴室里有事,就一起洗了才回来。」苏韵娇声道,何欢心头揪了起来,和女同事洗澡还好,如果是和一个男人洗呢?

 

那真的绿得不行了,何欢说不担心是假的,毕竟他妻子这么迷人。

 

「你手机怎么一直关机?」

 

「手机不知道怎么关机了,我回来的时候才开的,可能是被压到了关机键。」苏韵说着,打了一下何欢的胸口,「老公,你不会是怀疑我在外面偷人了吧?」

 

「你那么迷人被男人盯上也很正常,我不看紧点怎么行?」

 

「晕死,我不跟你闹了,暖暖乖吗?」

 

「挺乖的。」

 

「我去看看!」

 

苏韵开心一笑,走向女儿的房间,何欢也跟着走了进去,苏韵弯下腰来亲了一下女儿胖嘟嘟的脸蛋,何欢下意识的望向苏韵紧致的套裙,因为弯腰下去的动作,会让套裙向上收缩并且显得更紧致,雪臀的形状相当的美。

 

只是下一刻,何欢却笑不出来了。

 

紧致的裙子一般都能看到内裤边缘的,可是却他看不到妻子的内裤边缘,虽然有无边缘的内裤,但是他妻子今天出去的时候,穿的明明就是有边的那种。

 

何欢连忙走了过来,将她拉了出来。

 

「老婆!」

 

「怎么了?这么急拉我出来,我又不会吃了暖暖。」苏韵没好气的白了一眼何欢。

 

「我不是说这个,你是不是没穿内裤?」

 

何欢黑着脸问,他发现苏韵脸上的神色微微变化,心头就更加的紧张了,一个人妻,竟然在外面没穿内裤回来了,这很难让人相信她在外面没有干什么事!

 

晚归、沐浴露香、没穿内裤!

 

三种痕迹,让得何欢整个人都颤抖了,他不敢想像妻子在外面做了什么,而她的职业又是那样的敏感,虽然一直以来他都非常信任她的,毕竟她又不是酒店公关,只是一个制药厂的市场部公关副经理。

 

「老公,你是不是有透视眼?这都能发现。」苏韵怔了一下,笑道。

 

何欢闻言心头一炸,连忙伸手顺着她雪白的大腿探进去,手指顿时就触及了她的不可描述之处,苏韵感觉羞涩,连忙伸手打开了他的手。

 

「流氓!」

 

「我是你老公,这有什么流氓的?你的内裤去哪了?」

 

「看你紧张的,我不是在女同事洗澡了嘛,我不可能穿着一条穿过的小裤裤回来啊,你知道的,女人那小裤裤穿过之后会很那个的,所以我干脆就脱掉扔了。」

 

「真的是这样?」

 

「要不你以为是哪样啊?你以为我将小裤裤脱下来送给别的男人收藏了?啧啧,老公,你的思想太不纯正了,不跟你闹了,我去换睡衣睡觉了!」

 

苏韵摇了摇头,走进了主卧室。

 

何欢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妻子说的话是真是假他不知道,但是刚才他的手指探进去的时候,湿得像雨露下的沼-泽地,如果她真的只是在女同事家洗澡,不至于流这么多水吧?

 

何欢知道自己妻子有很强的欲望,每次和她做的时候都会流很多很多水,根本不需要什么润滑剂之类的辅助物,而且做完之后这些水肯定也不可能一下子干掉,而且女人的心理兴奋曲线图比男人要平衡而缓慢。

 

也就是说,如果妻子一个小时前刚刚跟男人做完的话,就算洗澡冲开了身上的酥汗,某处还是会因为身体的兴奋没退下,而不断的释放出润液来。

 

想到这里,何欢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可是现在质问她显然也质问不出什么问题来,她的女同事葛雪梅何欢也认识,只是一面之缘,给何欢的印象有一种暗骚的女人味,长有一双桃花眼,看她的时候总感觉她在勾引男人。

 

和妻子年纪相仿,二十七八岁光景,平时是妻子的得力助手。

 

如果去问她,她难免会帮妻子说谎,除非是去她家或者闻一闻她身上的味道,是不是妻子现在这个苹果沐浴露香,如果不是,就证明妻子一定是说谎了!

 

何欢回到了卧室之中,看到妻子正在换睡衣,她赤条条的身体,充满了女人的特有的魅力,她身材很好,几乎没有一丝赘肉,挺拔的胸围,圆润的蜜桃臀,再加上肌肤雪白得像牛奶浸泡过一样。

 

远远看着,仿佛都能闻得到她肌肤的香气。

 

她冲何欢勾眼一笑,将睡裙套了下去,这粉色的丝质睡裙穿上去,曼美的身材像笼罩上一层圣女面纱一般,显得更加性感迷人。

 

「老公,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又不是没看过。」

 

何欢走了过去。

 

「老婆,以后不要这么晚回来了,我担心你!」

 

「好了嘛,我以后不会这样了,如果有我一定会打电话跟你说清楚的,你也真是的,我有你就满足了啊,怎么还会想别的男人呢?电视看多了吧?我应该还没有到如虎似狼的年纪吧?」

 

妻子那双美眸又勾了何欢一眼。

 

「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们的婚姻平平凡凡没什么刺激……听说过三年之痛七年之痒吧?我这不是担心外面的男人看上你,诱你犯错吗?」

 

何欢来到她的跟前,苏韵坐到了床上,双手牵着何欢。

 

「你真傻,只听说过女人诱惑男人,没听说过男人还能诱惑女人,难道说别的男人那玩意的味道就好吃很多?」

 

妻子说着,伸手抚向了何欢,脸上露出一抹风情万种的笑容。

 

她脸上的妆还没有缷去,火焰般的红唇,轻吻了一下何欢裤链处,她那些美艳的脸此刻变得生动起来。

 

「老公,我只喜欢帮你吃,你对我那么好,我根本不会再爱上任何男人了。」

 

面对妻子甜蜜的话,何欢脑中的疑问和心中的焦虑一时之间消失了开去。

 

何欢抱着她的后脑,她柔顺的头发随着她的重复动作,反复在指间滑动,她温热的口腔以及火热的吻,仿佛带着一股香艳的吸力一般,让何欢坠入一片沉沦的海洋,无法自拔。

 

何欢记得,他与妻子认识不到一个月就上了床。

 

在床上,她真的非常棒,仿佛讨好男人的技巧她天生就会,也很主动的讨好他,让得何欢无法不爱上这个奔放的女人。

 

那次她的确是第一次,流血了的,而且何欢能感觉得出来,那紧致度,如果非处不可能拥有,可能只是因为在那方面特别有天赋,毕竟她当时已经二十四岁了,不可能一点也不懂男女之事的。

 

而且现在这个时代,非处根本不是那么重要了。

 

何欢不敢肯定自己不在意这件事,但是他觉得,如果相爱的话,那根本就成不了阻碍,反而会同情她有过一段并不愉快的感情经历。

 

「老公,今天我回来晚了,就当是惩罚我吧……」

 

妻子俏脸红润得可以,她嘴上功夫却没有停下来,她的意思再明显不过了,让何欢弄到她的嘴里,这对于何欢来说简直是奖励,结婚到现在他很少这样做的,一来她并不是很喜欢,只有在重大节日的时候,她讨好丈夫才会让丈夫肆意妄为。

 

片刻之后,何欢感觉自己被电击了一样,全身的肌肉抽搐了起来。

 

妻子的动作也缓了下来,她望向何欢的眼神变得娇气和委屈起来,仿佛是得到大人原谅的小孩子一样,又或者得是一个被主人安抚的宠物,一副无辜的样子。

 

何欢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总之,他真的很满足。

 

妻子抽了几张纸巾捂住了嘴,就往洗手间跑去了,何欢整个人软在了床上。

 

妻子缷妆回到了床上,依偎在何欢的怀中休息了。

 

一夜无话。

 

何欢做了一个梦,梦见妻子跟两个男人抱在一起,用她的嘴巴取悦那两个男人。

 

而他在一边观看,想要走过去阻止,却无能为力,一种悲痛交加在心头,让他从恶梦中惊醒过来,这才发现妻子依然在自己的怀中,他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看时间,已经早上七点了。

 

他先起床洗了一个澡,做了这么一个恶梦,身上都是冷汗。

 

何欢走进洗手间洗澡,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心中还一阵余悸,觉得这个梦有可能是真的,妻子真的跟别的男人在外面开房做嗳了,可是他必须先证明妻子昨天说谎了才行。

 

然后妻子和女儿都陆续醒来,早餐之后,何欢与妻子就送女儿去幼儿院了。

 

他家只有一辆车,平时是妻子用的多,她开车送女儿去幼儿院之后,就会顺路送何欢回超市,何欢是一家超市的租务经理,不过超市并不大,他这个租务经理的工资也不怎么高,平时他的工资就用作供房,和日常开支,基本上没有剩的。

 

而妻子的工资就存了起来,小日子过得还是挺踏实的。

 

「何经理,早啊!」

 

刚走进办公室,杨文琴就冲何欢打了一声招呼。

 

杨文琴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大方,穿着一身香奈儿,脸上涂抹的也是迪奥化妆品,永远是公司最为动人的一朵艳花,她是租务部的副经理,也就是何欢的下属,凭她的工资自然是买不起那么多名牌的了,但是他老公是一个富商,不过也因为生意经常不在身边,她这一名艳花也常常独守空房。

 

她今天穿着一套黑色的蕾丝连衣裙,裙摆也只到膝部上五寸,一双均匀的美腿下是三寸黑色的高跟鞋。

 

她的身材本来就非常好,再加上她的气质打扮,让她不仅显得高雅大方,还有一种勾魂的性感。

 

「早。」

 

何欢微微一笑点点头,又跟办公室的另外几个员工打了声招呼。

 

走进了办公室,紧接着杨文琴也走了进来,她纤纤玉手上拿着一杯咖啡,轻放到了何欢的桌面上。

 

「何经理,喝杯咖啡吧,刚冲的,要趁热喝才好味哦。」

 

「呵呵,这些事让小的去做就行了啊!」何欢拿起了咖啡闻了一下,「这不会是泰国象屎咖啡吧?」

 

「瞧你说得多恶心,人家是有优雅名字的,叫黑色象牙,我老公从泰国带回来的,尝尝吧?」

 

「三百多元一杯,你就这么请我喝,我可不会有什么补偿给你的!」

 

何欢说着就拿起来喝了,杨文琴却是笑了笑,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她半边腿坐在了何欢的办公桌,大波浪头发从一边挂落,仍上在在而另一边的头发撩到了耳边,露出精致的侧脸。

 

「你喝了当然要补偿了。」

 

「你想要什么补偿?」

 

杨文琴一双狭长的美眸秋波暗送,看得何欢心里一顿火热。

 

杨文琴半边屁股坐在桌子上,何欢看得心里发痒,真想伸手过去抓一把。

 

不过那也只是想像一下罢了,他已经是一个有妇之夫,而她也是一个有夫之妇,怎么可以做这种不见得人的事呢?

 

而且他们又是同事,要是传出去以后就不用见人了。

 

杨文琴的经济来自于她的丈夫,她跟男人玩不可能动感情的,所以何欢还真不想因此而犯了错。

 

「今天下班请我吃饭怎么样?」

 

杨文琴笑问,何欢又喝了一口:「请美人吃饭,简直是我的荣幸。」

 

「那好,我们就这么样说定了,可不许放我飞机,我会很生气的。」杨文琴说完邪魅一笑,将手上一份文件放到了何欢的桌子上,「这是近期合约要到期的商铺,你看看吧。」

 

「好的,对了,我想问你一件事。」

 

「你问嘛。」

 

「如同一个女人出去聚会,本来七八点钟就结束的聚会,到了晚上十一点才回来,回来的时候身上还有别人家的沐浴露香,其至连内裤都没穿,而她的解释是说先去了KTV,然后女同事受情伤哭了,她就安慰她并回了她家里,还在她家洗了澡,内裤脏了就没穿回来扔掉了,你觉得可信吗?」

 

杨文琴美眸眨了眨。

 

「理由非常合理,信不信取决于你对她的了解,如果不相信你可以去查她的。」

 

「这我知道,但是我想你从一个女人的角度,你会在什么情况下才会说出这样的谎言?」

 

「你在试探我呀?」

 

「不是,我是认真的,只想知道女人是怎么想的。」何欢摆手道。

 

「出轨了呗,她要是跟男人在外面干了那事,肯定得找一个合理的理由啊,第一,她说出了女同事,第二她说的理由根本无人能证实,除了女同事之外,所以我如果要说谎,那一定会找一个能配合我的女同事的。」

 

「你是说她很可能是拿那个女同事来过桥吗?」

 

「嗯,除非能出现第三个证人,一般说谎的人是不会说出第三个证人的,因为要让两个人同时配合她显然会让漏洞百出。」

 

杨文琴的话让得何欢心头一紧。

 

「你说的这个女人,不会是你老婆吧?」

 

「不是……我就是在网上看到一个段子,就随口问一下罢了。」何欢有些紧张的道。

 

「哦,女人出轨的话,一般都是老公不疼她呀,如果你足够疼她的话,一般来说都不会出轨的。」

 

「如果这个女人有前任呢?」何欢又问。

 

「有前任就复杂了,就拿我来说吧,如果前任对我很好只是因为环境分开的话,我跟他发生关系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毕竟他又不是别人,而且又不是第一次跟我发生关系,所以我觉得大部分女人都不会介意的。」杨文琴说着俏脸有些红润,「你不会出去乱说吧?我跟你熟才跟你说的哦!」

 

「我口很密的,而且这也没什么,只是你发表的观点又不是什么见不得见的事。」

 

杨文琴笑了笑:「那我先出去工作啦!」

 

何欢点了点头,自己却陷入了沉思,杨文琴说的是对的,妻子很可能在说谎,想要知道她是否真的在说谎,甚至出轨了的话,就一定要找到那个女同事,但不能问她,只能闻她身上的沐浴露香。

 

想着这些的时候,何欢整个上午上班都心不在焉。

 

他决定下午就去妻子的公司,看有没有机会闻到那个女同事身上的沐浴露香。

 

「何经理,你不一起去吃饭了吧?」

 

「不了,你先去吃吧,商铺续约的事麻烦你了,这几家应该不难商量,不过要加租百分之二十,最低也不能低于百分之十二。」

 

「好吧。」

 

「对了,你的车能借我用一下吗?」

 

「当然了,不收你油费。」

 

「谢谢了!」

 

何欢笑着接过了她的车匙,说了声谢谢就赶着离开了。

 

杨文琴应了一声,望着何欢离开的背影,不由得微微一笑,心里似乎猜测到了什么。

 

何欢坐上了杨文琴的宝马跑车,心中不由得一阵感叹,没有哪个男人不爱豪车的,何欢凭他那点收入再加上家庭经济压力,再过十多年也不可能买得起这辆车。

 

何欢没有再想这件问题,他开车往妻子的制药厂开去了,路上经过一间文具店,在那里买了一副望远镜。

 

妻子所在的制药厂与公司办公室是在一块的,厂房在一楼,办公室在二楼。

 

在深市关外,很多地方都是工业区,出出入入很多打工的年轻男女,现在是下班时间,何欢的车停在路边引来了一大批打工青年的目光,尤其是那些打工小妹,她们不懂得车也知道这是一辆昂贵的豪车。

 

何欢并没有下车,而是利用望远镜打量远处的制药厂大门。

 

从大门处走出来的青年男女纷纷往食堂走去,他认识葛雨梅,是一个身材丰盈的离异女人,长得还行,给人的感觉就是身材非常有料。

 

终于,何欢看到了他妻子和葛雨梅走了出来,她们身边还有一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他们的经理,也就是苏韵和葛雨梅的直系上司王伟,何欢在妻子公司旅游合影中看到过他。

 

她们两人都是穿着职业制服,白色的衬衣和紧致的套裙,简直将他们二人的身材都释放得淋漓尽致。

 

周边的一些打工青年狼吞虎咽的看着她们的背影。

 

经理与他们走得很近,他的手竟然往葛雨梅的雪臀上摸了一把,葛雨梅没有回避。

 

因为苏韵走在前面,何欢看到经理的目光也盯着他妻子的臀部看,还不断吞口水,看样子就是想冲上去狠狠的捏上一把。

 

何欢心头骂了一声,这个经理平时也不知道有没有占到妻子的便宜,看他那眼神何欢就想冲上去给他一拳,打他个脸青鼻肿。

 

不过他现在不是来找他麻烦的,而是想法子接近葛雨梅。

精彩导读

那些年我在东莞拯救了一个迷途少女,她非要以身相许……

女人最不应该在感情中犯这两个错误

小姨年轻又漂亮,小姨夫还总不在家……

后续内容点左下角【阅读原文抢先看!


首页 - i型男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