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头夫妻坚守“袖珍”小学20载,铺就山里娃的求学路

11-12 19:19 首页 五彩石柱

他们是两棵参天大树,为这里的孩子撑起一片蓝蓝的天;他们是大山深处留守孩子眼中的天使,把走出大山的希望和无私奉献的精神带给了孩子们。


谭艳红和陈益梅这对夫妻代课教师,自1997年在桥头镇原茨谷村险峰小学任教以来,便扎根大山深处,在乡村简陋小学的三尺讲台上默默耕耘,斗转星移间,不觉已走过20个春夏秋冬。

           

 不幸辍学  有幸圆了教师梦


  1979年12月,谭艳红出生在桥头镇茨谷村中坪组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从念小学的第一天起,讲台上老师的风采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长大后要成为一位老师的梦想便扎下了根。


  茨谷村中坪组地势偏僻,山高路远,土地贫瘠。1997年,已上到高中二年级的谭艳红因家庭经济十分困难,不得不离开学校,回到家里跟随父母种起田地。


  1997年9月,其他学校都开学一周了,原茨谷村险峰小学还没有老师到校,望着一个个孩子求学的目光,家长们急,当时的茨谷村党支部支书彭大学也急,原险峰小学的负责人杨明太老师更急。


  彭大学与杨明太急得抓耳挠腮时,不约而同想到了辍学在家的谭艳红。


  “我们急需一个代课老师,你愿意去吗?”“当老师是我从小的梦想,我愿意!”“工资很低哟,每个月只有120元……”“工资低无所谓,只要能让孩子们学到知识。”杨明太和彭大学至今记得当初简单对话的情景。短短几分钟,解决了原险峰小学老师短缺的问题。


  从此,年仅18岁的谭艳红走上了三尺讲台,踏上了教书育人的漫漫长路,圆了自己孩提时想当一名老师的梦想。


  执着追求 情侣俩人并肩前行


 


  “自己虽然是一个代课老师,但更要兢兢业业,做一个合格的人民教师……”走进教师室的第一天,谭艳红在日记本上第一次写下了心语。


  校舍是用泥土筑的土墙房,厨房是自己和学生用石块砌起来的一间仅几个平方的“干打垒”,乒乓台是用两块大石块拼凑而成,放学后再步行一个小时的山路回家,尽管条件艰苦,谭艳红把满腔热情倾注在孩子们身上的同时,也收获着甜蜜的爱情。



  1998年初,经亲戚介绍,谭艳红认识了紧邻县城三河镇大林村初中毕业的陈益梅。她被谭艳红执着的敬业精神和对孩子播撒出的爱心深深感动,于是毅然接受了这门婚事。


  原险峰小学地处偏僻,交通不便,沿着崎岖的山路步行到桥头镇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条件相当艰苦,其他老师都不愿意在此久留。1998年秋季开学时,整个小学四个班只剩下谭艳红一个人。


  学校又一次面临着“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困境,在谭艳红软磨硬泡下,陈益梅鼓起勇气,拿起了教鞭,走上了讲台。



  在此期间,繁忙的教学任务之余,他们经常挑灯夜战,自学教材,先后通过自学考试而取得大学专科的学历。


  台上为师  台下如“父”似“母”



  陈益梅教幼儿园和低年级学生,谭艳红教高年级学生,送走高年级学生后,谭艳红又接手陈益梅的低年级学生。每人两个班,语、数、音、体等所有课程一肩挑,在连轴转的三尺讲台上,每天每节课都有他们劳碌不息的身影。



  大学已毕业8年,现在重庆创业有成的马冬红回忆说,小时候冬天上学也是穿一双破鞋,实在不能穿时,便用棕树叶捆绑着,下雨下雪时,拖着湿漉漉的鞋子到校后,谭艳红和陈益梅老师便烧上柴火,让自己边烤火取暖,边烘烤鞋子和衣服。他说,与其说那是一堆火,不如说是一股股幸福的暖流沁人心脾。

           

  用私房钱   修建三座“爱心桥”



  原茨谷村地广人稀,沟壑纵横,山路蜿蜒崎岖,非常难走。每逢下雨,原险峰小学到上下湾组的小溪水上涨后,过往的学生和行人非常危险。


  每逢下雨河水上涨时,谭艳红和陈益梅早上便早早从家里出门,来到离校一公里之外的溪沟边等待小孩们安全过河后再一起到校,溪水较大的时候,他俩就涉水一个个背过河来,放学后又一个个背过去。



  修建石桥,方便学生安全过河,一直成为谭艳红和陈益梅绞尽脑汁的心事。那时,每人每月工资300元,还不够够双方家庭的日用开支,要想从工资里面省钱出来修建石桥,无异于杯水车薪。


   2002年金秋,谭艳红和陈益梅手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新婚当天,陈益梅的母亲悄悄塞给女儿一个一万元的“大红包”。


  当晚,陈益梅将这个秘密告诉了丈夫谭艳红,夫妻二人为有了修桥费用无比开心。


  第二天,他们立即请来石匠,马不停蹄着手开山取石修建石桥。短短一周时间,在原险峰小学到上下湾组的三道水沟上,用条石搭建的三座石桥便修建告捷。结算工钱时,石匠师傅在打折之后,他们支付出了五千元工钱。



  如今,三座石桥除一座因公路建设需要拆除外,另两座石桥依然如故横卧在大山深处的溪沟中。



  当时险峰小学的校舍是泥土墙,陈旧斑驳,且无体育运动器材。谭艳红与陈益梅又拿出2000元钱,购买水泥、石灰和篮球架、篮球以及国旗杆和国旗。为节省费用,每天早上和在放学后,夫妻俩亲自动手,对校舍进行整修粉刷,半个月下来,虽然夫妻俩的手上磨起了一层皮,却为学生们换回了一个小球场和一座新校舍。

             

 放弃高薪  继续坚守三尺讲台


     2007年,桥头镇原茨谷村与赵山村合并后成立了赵山村,原茨谷村的险峰小学停办后所有学生将转入赵山村小学。谭艳红在外创业的朋友知道情况后,多次打电话劝他们到其公司从事管理工作,而且给谭艳红许诺,年薪在6万元以上。


      并村后,原赵山村小学因破旧不堪已无法开课,当初的任课老师申请后已纷纷调走,合并后的赵山村共有110个学生要入学。无老师,无学校的困境又成为亟待解决的大事。



  当马世平和彭大学又一次征求谭艳红和陈益梅的意见时,一边是100多双渴求知识的眼睛,一边是朋友开出的比较丰厚的待遇工作,夫妻俩犹豫不决、左右为难。数十位学生听说两位老师要外出打工,走上十余里山路,亲自跑到他们家里来,痛哭着不让他们外出。


  面对每月800元钱的工资收入,深思熟虑一番后,夫妻俩答应到赵山小学任教。


  赵山村碾盘组村民李章龙被谭艳红夫妻俩的精神感动,主动腾出自家的客厅安排学生读书。110多个学生分成4个班,一间堂屋不够,李章龙动员弟弟腾出客厅,解决了无教室的问题。


  在艰苦的教学环境中,陈益梅负责学前班教学,谭艳红负责一、三年级复式全课程教学,新调任的张跃祥老师负责四年终教学。


  每天清晨,朗朗的读书声从农家书屋里传出,在静静的山村中回响。


 言传身教  夫妻书写大爱师德歌


  用爱教学,在陈益梅老师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2004年正月初二,第一个小孩出生仅仅15天后,便迎来学校开学的日子,调整不出另外的老师代课,陈益梅便站在了讲台上。


  2006年10月,他们又迎来了第二个孩子的降生。那时原险峰小学四个班,只有他们夫妻二人,在孩子出生仅仅五天后,陈益梅又毅然决然出现在讲台上,“即使拖垮自己的身子,也不能耽误了孩子……”她说。


     同样让陈益梅记忆犹新的是2016年夏天的一天,滂沱大雨下个不停,放学后瓦寨组的十多位学生离校后,要经过一段在下雨时经常有石头泥土滚落的公路,放不下心的陈益梅于是骑她着电瓶车,冒着大雨去护送同学。大雨迷糊了双眼,她一个趔趄摔下车来,左脚碰到石头上,血流不止。


  谭艳红闻讯赶来,将陈益梅送到赵山村卫生室,由于伤口太长,简单止血后,谭艳红又开车送到县中医院治疗。一道伤口,缝合了12针,刚处理完毕,陈益梅便坚决要求回家,第二天,她拖着一瘸一拐的左脚,又按时出现在课堂上。


  “他们用爱教学,为人师表,他们在同学面前书写出一个个大写的人字……”熟知详情的赵山村卫生室医生谢金华如是说,20年来,他们管理的学校没有发生过安全事故。


潜心耕耘  大山里孕育“中国梦”


  2008年,当地政府在赵山村碾盘组修建起了一幢崭新的教学楼,学生们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教室。



  学校修好了,占地300多个平方米的操场却泥泞不堪。每当下雨学生入厕经过操场时,摔跤回来总是满身泥泞。谭艳红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每天下课后,谭艳红和陈益梅便抡起锄头,平整操场。周边的村民们看到后,主动加入到平整操场的队伍中,为后来硬化水泥操场加快了进度。



  操场硬化后,升旗台连接操场却是一段土路,且升旗台80多个平方的面积还是一块泥地。谭艳红和陈益梅夫妻果断掏出3000元钱,请来石匠修好石梯,再买水泥、石子和河沙,自己动手对升旗台进行了硬化。


  

  转眼间,2017年秋季又开学了,谭艳红和陈益梅这对夫妻代课教师,又义无反顾走进了食堂仓库兼办公室的房间里,在没有电脑的办公桌上,孜孜不倦展开了新学期的工作。



猜你喜欢


?石柱:穿越过去,一座村庄命运的改变

?赞!赞!赞!石柱“文养”秋风居然吹进重庆主城

?重庆1小时到成都,2小时候到贵阳……下半年重庆交通太方便了!

 总编|陈以平 

责编|刘 榕

编辑|余贺璐

投稿邮箱:2924983364@qq.com

(版权所有,转载请联系授权)


首页 - 五彩石柱 的更多文章: